别来无恙(书房宠婢)

31

别来无恙

◎王 琪

此情可待

长空淡远,有些花蕾凌空枝头

大部分日子,可以用来翘望

流水频频回首

经过罗敷河滩散漫起来

即将苏醒的植物

站在萧杀离去的琴弦上

似乎要重唱一首新曲

梧桐树上的悬铃

再一次成为岁月恒久的见证

风霜不再,模糊的过往疾驰而去

活过旧年的当口

飞翔的翅羽,成为翠鸟的天堂

它不悲怆,承受着荒草与暗淡

省略了一个接近中年之人,稀薄的光阴

与堂哥城西饮酒

再交谈,就要到更深的年月

一去难回了

化作尘泥的人,在罗敷河以西沉眠

一丛衰草,难掩那些熟悉的面目

把他们放在悼词里

的确为时过早

仿佛把青灯燃尽,血汗熬干

才能在一场相逢中,把一段苍凉的记忆抹去

心头堆积着经年的风声沉默下来

现在,喘息回荡在体内

温凉的生活在继续生长云翳

悲苦结痂的陈事

在回不去的敷南村头诉说不尽

一张信笺上,难以表述哀思、沉痛

也难以把童年过后的空寂与落寞,写给

这些年此消彼长的草木

几成虚无的从前

再看不到为了生计,四处奔走的身影

那细密而沉重的碎语

止于手中一杯酒

我们一年一面,且让我独自饮尽

到了双耳鬓白的年纪

这个午后,屋子里的一阵钟鸣

仿佛酒后那一席真言,令小堂弟

怀着醉意,好想痛哭一场

那一年,父亲

沙枣花开了,那一次

故去的人和我在野外交集

一路上,叠加起来的伤痛离我很近

我像那个活在往事里的人

停在台阶上,形同静物

落在秋日的深渊

他被草叶托举,送往另一个世界

寒烟吹动,寄身凡尘

他潦草的一生

隐忍着命运底层的悲和苦

我突然感到生,是如此苍茫

要承受破碎和黑暗

承受无尽的荒凉

但不一定有人忆起

如蝼蚁般的父亲,活过五十七个年头

窗台的灯,就寂然熄灭

那一年,送走父亲

雪落大地,整个敷南村

没有什么能够照亮

贫穷的院落里,一截土墙

难掩一双双模糊的泪眼

父亲,这一次又是沙枣花开

空阔的天地

我走过的路,鸟声唧唧,树叶沙沙

忧伤,顺着阳光流淌人间

年关记事

年关将至,浓重如斯的小径

被一层晨雾覆盖

大地皲裂的纹理之间

密布着安详又宁静的字眼

沉溺于千山万水的事物,远在神秘之外

那些羸弱的身子

摇摇晃晃,走向早春二月

枯枝拍打屋檐

燕雀飞旋了很久

飘拂空中的冷空气,有鸽哨一次次应答着

如果袒露时间与玫瑰

活过这些日子

像生命本身:不至于脆弱的流泪

那途中偶遇的草木

像咫尺之间,你与我的生死诀别

别来无恙

不要说告别,至少

我从未说

年华有限,处在它的深处

涛声击打礁石

我还从未驾一叶扁舟,扬帆远航过

背空昏暗

来历不明的逝水兀自流向远方

炊烟缭绕着平原东部

我的乡愁,像一次纸上的长久跋涉

带上一把刀

我要砍掉遍布脚下的荆棘

带上一双眼睛,廓清那颗被秋光

忽略的谦恭之心

落日下,罗敷河含着深情归隐西天

那些情似海深的日子

在凡尘之间

除了感怀,还有赞美

被病痛折磨的冬日过于漫长

以至于我面对群峰之上,毫无登攀的气度

口袋里的粮食就要吃尽

晃动在镜框前,那盏明明灭灭的烛火

凝结在岁末年关

港口故镇

有时候,我想独自去郊外

一个人静一静

譬如万物拔节之时

陡然怀念起

——那个被称为港口的小镇

阳光般明澈的空中

鸟雀缓慢下落,叶子飘往别处

四面八方闻讯而来的风

在小镇以北的平原上,吹得人微醺,且沉迷

东山顶上的那次俯瞰,令浮世顿成

不曾有过的开阔与苍莽

气息阵阵清香

忍不住,就要在田野里大口呼吸

牛犊啃过的南侧那片坡地

长出大片新绿

我空洞的内心,像被什么又一次填满

院落里,有人放下农具和种子

坐在椅子小声朗读诗歌

他带着儿时的欢喜和忧伤

在偌大的静寂里,放大人间适宜的暖意

前生没有遇见的事物都在这里繁衍

港口故镇,我愿一个人坐到天黑

揣着平和之心,到处走走

如果此刻,暮色如天幕漫天撒下

那些闪烁的星辰,像是亲人模糊的面容

又一次浮现、重回…… *** 次数不足,请联系开发者***